munkh-orgil@montsame.gov.mn
2021-08-04 05:41:25
奥·阿玛尔图布辛:将建议疫情期间免除一次税收和社保税
蒙古国国家工商会主席 奥·阿玛尔图布辛简要介绍了 蒙古国经济形势和未来采取的 政策建议。 全球疫情形势依旧严峻, 在一些国家反弹的疫情正迅速 蔓延。这是全球经济增长的主 要障碍。尽管如此,由于疫苗 接种非常活跃,人们对全球经 济增长抱有乐观的期望。蒙古 国经济直接仰赖中国经济。在 2021年第一季度,中国经济 增长得最快。未来,中国经 济有望稳定增长。受国内疫 情影响,蒙古国重要产品的 出口已经放缓。国家工商会 强调,使边境口岸成为“绿 色地区”并恢复其正常运转 是首要任务。他还说,由于 数次的“禁足”措施,公司 企业税收负债正在增加,因 此需要采取重大措施。 对此,国家工商会将向政 府提交以下建议,以在此次“ 禁足”结束后为企业正常运作 创造条件并支持公民和企业的 商业活动。其中有: ·自2021年起,雇主和雇 员缴纳的社保税增至26%。受 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诸多企业 遭遇了危机。因此建议停止增 加社保税,并将其恢复到去年 的19%。·建议从蒙央行信用数据 库中删除异常或不良借款人信 息(仅一次)。该数据库当前 记录着30万公民和8000家企 业。这些公民和企业现无法从 银行申请新贷款。在这疫情艰 难时期,希望从不良借款人名 单中删除这些公民和企业,为 他们创造申请贷款的条件。 ·迄今已有5.1万家企业被 注册为纳税人,其中的55%拖 欠社会保险基金总计1940亿图 格里克的税。因此,将向政府 和国家大呼拉尔提交关于为企 业免除拖欠的税收和社保税( 仅一次)的建议。 国家工商会望国家给这些 拖欠税收和社保税的企业以及 被列为不良借款人的公民和企 业一次机会,以在“禁足”结 束后让他们全部重整旗鼓。
86天
患难见真情
    西方国家总是故意歪曲与第二次世界大战有关的一个事实,夸大西方国家对战胜法西斯的贡献,丝毫不提当时对苏联提供实际援助的国家。自二战开始以来,蒙古一直是苏联的坚定支持者。西方国家研究界明明知晓这一事,但从不赘述。只有俄罗斯和蒙古国不会忘记这一彰显两国友好关系的事实。回顾蒙俄两国历史,有很多值得骄傲的事情。    从地理位置上讲,蒙俄两国山水相连,而且历史有相似之处,是多年的“好友”。两个国家在艰难时刻互相帮助,他们为此感到自豪。1930年的日本经济仰赖进出口,矿业和制造业并不发达。正因为如此,提出占领中国和蒙古的目标并制定出利用这两个国家廉价劳动力,全面管控原材料和市场的计划。日方要求双方承认蒙古与满清以哈拉哈河为边界线。冲突就由此开始了。其实边界线就在哈拉哈河以东20-25公里处。由于当时的谈判陷入僵局,蒙古和日本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紧张。此后不久局势恶化,日本开始经常攻击蒙古边防军队进行侵略。日本指责蒙古故意入侵满洲里边境,两言三句就判定蒙古违反了相关国际协定。    曾是德国盟友的日本,在1939年侵略了蒙古人民共和国。此前,日本关东军将其军队集中在蒙古边境附近并在太平洋地区发起了大规模军事行动。显然,几乎占领了中国的日本可以随时攻击蒙古以测试蒙古军事力量。而苏联派遣红军帮助蒙古解决冲突,并从关东军手中保卫其领土。    进行反苏联行动的西方国家全方位支持日本,导致雪上加霜。1939年,苏联与英国签署了一项条约。根据该条约,英国承认日本侵略中国,由此通过外交方式抵制了对苏联盟友蒙古人民共和国的挑衅。就在当时,美国政府延续了与日本进行的贸易协定,不久完全恢复此协定。根据该贸易协定,日本得到财政支持,为其军队购买了货车和价值300万美元的飞机厂设备、燃油、石油品等。最关键的是,供应这一切的协议在战争时一直生效。换言之,就是在苏联和德国进行战争期间。直到抗日战争开始前,美国一直向日本供应战略原材料。    蒙古人民永远不会忘记蒙苏曾为保护蒙古独立主权并肩战斗的美好回忆。1941年6月22日即战争首日,蒙古人民革命党政治局、部长委员会以及蒙古人民共和国小呼拉尔主席团发表了谴责纳粹德国入侵苏联的决议。同时还表示,蒙古人民将竭尽全力帮助苏联人民与法西斯侵略者作斗争。    蒙古人民共和国劳动人民也一直在“一切为了战线,一切为了胜利!”呼号下尽力提供援助。根据蒙古人民革命党中央委员会决议,设立了援助红军中央委员会,并在各地设立为苏联士兵收集礼物的委员会。从1941年7月到1942年7月,蒙古人民共捐助了770万图格里克。    最重要的是,西方国家忘记了在困难时期,蒙古提供的援助远远超过世界最富有的美国。当时从瑙什基火车站发走了载有食物及服装的火车,里面装有数吨肉、香肠、白砂糖等食物。    1941-1945年间,有六个车队运送数十列火车救济物品。跟随人员有,蒙古党政代表、工业和农业先进工作者、科技文化工作人员等。二战胜利75周年时,俄罗斯政府在蒙古国组织大规模活动,其间还向19岁时进入蒙古代表团向红军交接物资的98岁老人家萨·策格米德女士授予75周年纪念徽章。援助红军中央委员会呈给蒙古人民革命党中央委员会、部长委员会的报告中提到,1941年6月至1943年年底期间,共发走4批援助物资。    当时用蒙古人民捐款设立了一各坦克队。为了感谢和尊重捐款的蒙古人民,将坦克起名“大呼拉尔”“蒙古人民共和国部长委员会”“苏赫巴托尔”“乔巴山将军”“蒙古牧民”“蒙古知识分子”等等。坦克队共有32个坦克。蒙方承担了输送援助物资的人们的服装和伙食费,还向苏联对外贸易银行交了250万卢布(约300公斤黄金)。他们用这一资金设立了名为“蒙古牧民”的战机队。    蒙古牧民向苏联著名将军朱可夫、科涅夫、皮列夫等曾赠送过马匹。以皮列夫率领的马队几千名军人骑着蒙古马从斯大林格拉德一直跑到柏林。苏联军人不仅把蒙古马用于行驶,还用于运输重量枪支武器、子弹等。据苏联军官回忆,蒙古马虽然体小,但力气很大。可以说用大草原牧民们提供的马匹满足了红军需求。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行动    战争时期的一首歌里出现过“拿军服,回家吧”这样一段话。但是红军战胜德国之后还参与了另一个战争。战争胜利三个月后,在雅尔塔协定上指出苏联曾向日本宣战并打破了关东军。西方国家尚未刻意研究,他们相对较少歪曲二战相关信息。美国不可能忽视在太平洋战争中遭受的损失。其实美国无需向广岛和长崎等城市投下核弹,但美国人写道,这件事件对战争起到了决定性作用。盟军不需要费力去消灭日本几百万海军。因为主要战争发生在陆地上,所以红军采取了对策,这在战争过程中起到决定性作用。直到完全打败关东军,蒙古军队一直与苏联军队并肩作战。1945年8月,每十个蒙古人中就有一人参加苏联-日本战争。为保护祖国奉献生命的军人们为国家独立主权牺牲了自己。蒙古援助苏联,对加强自己武装力量和国防领域起到作用。抗日战争之前,蒙古将国家预算的50%用于加强武装力量。增兵是与关东军作战的优势之一。日军经常侵犯蒙古人民共和国的边界,每月至少开火一次。按蒙古人民共和国政府的要求,苏联将第17部队用自己的经费部署在蒙古。除此之外,苏联还向蒙古人民共和国武装力量提供军事技术设备和委派军事专家。1944年9月20日,小呼拉尔通过的关于义务服兵役法对加强蒙古军队起到一定的作用。苏联在1945年2月召开的雅尔塔会议上提出,只有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独立,下能与日本开战。很多人对蒙古使各国承认其独立的唯一可能性就在二战和冷战间这一事件达成共识。这就是解决蒙古命运的黄金时期。如果当时问题没有得到解决,那么现在难以说出会发生什么。    数百万俄国军人为解放欧洲牺牲了自己的生命苏联军队是纳粹占领的欧洲的解放者。1944-1945年,苏联军人解放了欧洲的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匈牙利、南斯拉夫、波兰、捷克、奥地利、丹麦、挪威等九个国家。对解放上述国家,大概有100万苏联军人失去生命,其中对解放波兰苏联失去最多的人即60万人。1月27日解放由希特勒德国占领的波兰时,也解放了Aushvic-Birkenau 集中营,在那里5年内进行了大屠杀。大约有14万苏联军人在解放匈牙利战争中失去生命,同样这么多的人在解放纳粹巩固地位的捷克的战争中失去生命。    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如果苏联军队没有解放,在1939-1941年间被占领的波兰、南斯拉夫、捷克等完全被希特勒影响的这些国家命运会如何?如果苏联军队的100万人没有牺牲生命,原则上能否谈论欧洲人爱提的欧洲价值观么?受如此重大损失回到祖国时发现敌人烧毁他们的家,还掠夺了一切,只有一座废墟的城市迎接了他们。可是他们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击败纳粹。    同时大家也不应忘记,苏联在重建被解放国家的经济和基础设施以及使他们免于饥饿的过程中提供了大量援助。例如,1945年奥地利政府向苏联求救,希望提供食物援助。直到秋季丰收,他们整整7个星期满足不了人口的食物需求。苏联执政者接收该求救时,奥地利临时政府总理卡·仁尼尔表示,奥地利人民将永远铭记这《救命文件》。    可是欧洲人似乎很健忘。甚至有的欧洲国家目前认为这并不是解放,而是新共产主义的侵略。简而言之,由俄罗斯军人解放的欧洲国家似乎患上了一种“健忘症”。普京非常仔细地注意到,这些国家假装一个受害者来表现自己的真面目。二战胜利75周年时,西方国家列出反希特勒盟友名单时却没有加进苏联。他们的坏心眼使他们恐慌,拆除那些反法斯纪念碑,以虚假口号为他们的行为辩护,从而故意宣传苏联侵略过他们这一荒谬的想法。就这样,他们扭转了应该学习的历史性事件。    蒙古国永远不会忘记苏联对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发挥的作用以及苏联人民的英勇事迹。与欧洲人不同是,蒙古人从不要求战争或历史的补偿。他们至今没有忘记这场可怕的战争,也没有试图歪曲历史。在其首都和其他省市,完整保留着蒙苏烈士友好纪念碑。他们仍然怀念着两国人民之间有着数百年历史的友谊,它经受了时间和历史的考验。正因为如此,这种友情永不褪色。
86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