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纳·恩赫巴雅尔: 如果政府采取有效措施, 明年春季我们将能摘下口罩
问:当前我们面临与新冠 病毒一起生活多久的问题。世 界各地的科学家们在如何回答 这个问题?我记得新冠肺炎疫 情刚爆发的时候,您说过最久 有两年就能摆脱疫情。新冠疫 情出现已经两年了,您现在怎 么看? 答:假设全球78亿人口的 60%是成年人,那么40亿人需 要接种新冠疫苗。40亿人共计 需要接种80亿-90亿剂疫苗才 能使世界更安全。然而生产出 如此惊人量的疫苗需要两年的 时间。我当初说的两年就是根 据了这一计算。美国等少数国 家的疫情形势可能会在今年秋 季好转。欧盟国家的疫情届时 可能也会逐渐消退。东欧小国 的疫情形势目前已经开始好 转。但是,在正传播“德尔 塔”变异毒株的英国和法国 等国家,并没有很好的控制 疫情。如果再有新的变异毒 株,我说的两年时间肯定还 会延长。 问:在受疫情影响的发达 国家,什么时候会好转? 答:也许是明年春季。更 具体地说,是北美和欧洲。 到那时,他们的跨境旅游可能 会开始放松。对发展中国家来 说,情况较难。从新冠疫情全 球排行来看,排名前十的国家 中多数是发展中国家,只有两 三个是发达国家。其中金砖 国家位居榜首。具体来说, 印度、巴西、俄罗斯、中国 和印度尼西亚。在这些人口 多的国家,疫苗接种工作进 展不太好。到明年春季时, 这些国家的疫苗接种率可能 达到70%-80%。 问:对蒙古国来说,到今 年秋季儿童疫苗接种工作不会 有太大进展。学生们9月份能 否如期开学? 答:16岁以上已接种疫苗 的学生可能会到学校上课。可 以一周上三天的学。如有必 要,6-12岁未接种疫苗的儿童 可以每周上学一次。但一切难 说,无论如何9-11月期间正常 上课的机率极小。届时,12岁 以上儿童的疫苗接种率可能提 高。由此来看,到明年2-3月 时,蒙古国的感染人数可能会 减少。总之,如果政府采取有 效措施,明年春季我们将能摘 下口罩。 记者采访了经济学家纳·恩赫巴雅尔。 问:新冠疫情导致的各种 风险下,像我们这样的国家的 经济是否有机会得到发展? 答:我们的问题很复杂。 蒙古国的经济发展并没有像东 欧和东南亚国家一样达到可 观水平。由于矿业占出口的 90%,蒙古国经济一直处于波 动的状态。 问:您认为蒙古国何时能 实现出口产品种类多样化? 答:起码会从2030年开始 出现变化。未来十年,我们仍 然会依赖矿业。据说,世界经 济将出现不同程度的复苏。已 顺利接种疫苗的北美、欧洲、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经济将率 先复苏。金砖国家的情况目前 没有好转的迹象。这些国家的 中央银行仍在继续采取支持其 经济的措施。 问:人们说,大宗商品超 级周期已经来临。您对此有何 立场? 答:这个问题很难直接回 答。一方面,西方国家说,“ 需求已经开始,经济正在蓬勃 发展,大宗商品的超级周期即 将到来。”但另一方却有不同 意见。就在6月初,中国宣布 将分批投放铜、铝和锌等国家 储备时,铜价跌至9200美元。 这两种冲突都在不断地波动大 宗商品价格。中国不想要昂贵 的材料。 问:新冠疫情蔓延的特殊 时期,我们在经济发展政策方 面有哪些失误? 答:卫生部门最明显的错 误是毫无预防措施。研究人员 制定的疫情防控模式将对卫生 部门造成压力。我们需要适合 于这种压力的预算。政府和财 政部根本没有重视这一点。 问:当研究人员提醒卫生 部门将承受如此沉重的负担 时,如果政府多一点警惕,调 整预算是正确的是吗? 答:是的。如果政府5月 份解决了卫生部门所需的资 金,今天卫生部长就可以解 决面临的相关问题。简单来 说,我们耽误了整整两个月 后才试图做出决定。在疫情 形势如此严峻的时期,卫生 部长居然没权力花费相关资 金。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我 们无法成功应对疫情。 在疫情防控方面,应由卫 生部长和政府作出决定,而不 是国家紧急情况委员会。具体 来说,卫生部长和政府应根据 国家传染病研究中心提供的专 业建议作出相关决定。 问:那么您是认为国家紧 急情况委员会作出决定是错误 的是吗? 答:是的。应删除国家紧 急情况委员会的关于抗击人 类传染病法的这一规定。换 言之,这一责任应该交给卫生 部门。在其他国家,也有防止 和抗击传染病的组织。这些组 织对传染病进行初步研究,着 眼于预防,并确定如何应对 疫情。因此,在明年预算中 必须要反映的问题是建立一 个独立的传染病预防中心, 而且首先要赋予该中心决定 权,并配备科学工作人员。 另外要考虑的问题是生物制 品实验室。该实验室的问题 明年必须得到解决。 问:蒙央行认为美元不会 升值。但是,经济学家已预测 图格里克将会贬值。您在这方 面的立场是什么? 答:目前外汇储备以宏观 指标良好。今年前五个月,出 口额增加13亿美元。这是在 2020年急剧下降之后的增长。 增加的13亿美元来自煤炭、铜 和铁矿石。但现在铜价已经跌 至9200美元。嘎顺苏海图口岸 已经关闭一个多月。这意味着 损失了10亿美元。因此,6月 份的出口完成率将接近去年同 期。也就是说,当前外汇储备 开始减少。另一方面,燃油价 格上涨。我们将为今年剩余六 个月的进口燃油花费更多的 钱。这意味着向外流出的外汇 将再次增加。虽然蒙央行说 “外汇储备良好”,但在接 下来的6个月内将会减少。此 外,国内物价上涨将对汇率产 生负面影响。 问: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做 才能控制汇率? 答 : 现在需要停止政治 化,同时还需要控制预算支出 的增长。两年的赤字总额达8 万亿,这相当于整年的预算。 坦白说,2022年不是过于乐观 的一年,我们只能削减我们的 建设。矿业是蒙古国未来几年 的希望。我们必须使用各种方 式寻找吸引外国投资的渠道。 未来几年,重视矿业和外国投 资是我们的正确选择。
10天
乌兰巴托至达尔汗方向首段130公里公路通车
蒙通社讯,乌兰巴托至达 尔汗方向首段130公里沥青公 路从7月15日起通车。由于剩 余路段的工程还在进行中,车 辆需要从经修缮的土路通行。 当前正在上述130公里路段安 放道路交通标志和标线。据 悉,45公里的道路需要安放 300多个标志。 记者就该道路相关问题采 访了道路维修承包公司们的 代表。 “上海建工”项目工程师 奥·巴特呼:“我们的工程于 2019年7月启动。去年受新冠 肺炎疫情影响,中方的专家和 技术工人未能及时入境,是在 8月初抵达蒙古国的。如果没 有受这些因素的影响,‘达尔 汗2号’站附近的道路去年就 能通车。” “中煤建设集团”项目负 责人陆斌(音译):“在我集 团负责的路段,WXP公司正在 协助完成赛汗桥工程。” 问:按照标准,道路的宽 度是多少?另外,能否介绍 道路的承载力、质量和使用 寿命? 答 : 道 路 的 总 宽 度 达 1 1 米,承载力按一辆车11吨计 算。我们为负责的路段提供3 年的保修服务,若其间出现问 题将负责维修。 WXP公司桥梁工程师贝·包 勒德呼亚嘎:“横跨赛汗河的 18米大桥建设工程现已完成 45%-50%。我们的施工团队共有 40-45人。受雨水天气影响, 工期延误了10天。另受疫情影 响,工期又延误16天。目前我 们在等待来自中国的主要材 料以及来自首都的混凝土和钢 筋。尽管已经等了一整月,但 我们仍然在尽全力赶工期。” 
12天
鲁·奥云额尔登:我们必须在严格遵守防疫规定下推进大型项目
蒙古国总理鲁·奥云额尔 登日前考察了在东戈壁省阿尔 坦西列县建设的炼油厂。负责 炼油厂建设项目的“蒙古国炼 油厂”国有公司首席执行官 德·阿拉坦其其格向总理汇报 了建设工程进展。 蒙古国使用印度政府提供 的优惠贷款实施了炼油厂建设 项目。该炼油厂投入使用后每 年可加工150万吨原油。该项 目工作由5个部分组成。截至 目前,已签署工程、规划、组 织和非技术性设施的建设合同 并正在进行中。除了办公室、 培训中心、消防和急救大楼、 维修车间、实验室和仓库外, 还将在当地建设一个综合供水 系统。 此间,总理回答了中央和 地方媒体的提问。 问:您下达了在30天内解 决扎门乌德口岸问题的指示。 如果这期间情况没有好转,将 会追究相关人员责任。您能更 加详细的说明吗? 答:由于新冠肺炎疫情, 在扎门乌德和嘎顺苏海图口岸 出现了一些棘手问题。与此相 关,之前我们已派遣了两个工 作组。我们此次到访扎门乌 德,就是为了考察工作组在扎 门乌德口岸进行的工作成果。 蒙方首先要在短期内满足中方 提出的一些要求。此次我们任 命政府全权代表,以改善这种 情况。此外,还将任命一个 健康和专业监督小组。尽管我 相信相关人员一定会解决好问 题,但我还是下达了在30天内 解决的任务。 问:您认为问题出现在哪 里?国家紧急情况委员会主席 约一个月前来考察时表示,会 努力将通关车辆数量增加50 辆。但情况并没有得到改善, 对此您怎么看? 答:这主要是与疫情形势 有关。货物表面可能沾有病 毒,为此进行了实验室检测。 我们正在通过外交部与中方进 行谈判。我们应对货物表面进 行消毒,并必须改善疫情防控 制度。 问:运输价格正在上涨。 据说已将此问题提交反腐局。 您是否了解这一事情? 答:以前每天有200-250辆 车出境的该口岸,目前只有 100辆车能通关。因此,出现 了车辆排队和价格上涨现象。 针对这一情况,情报局和反腐 局成立了联合工作组。此工作 组一直在提供信息。根据这些 信息,我们此次前来扎门乌德 进行考察。 问:据了解,炼油厂的建 设比原计划晚了一年。您打算 采取哪些措施? 答:不仅是蒙古国,全世 界都在抗击疫情。没错,是停 了一年。我们必须在严格遵守 防疫规定下推进大型项目,否 则经济将变得更糟。由于新冠 肺炎疫情,不仅是炼油厂,很 多项目也停了一年。因此,我 们需要共同努力克服困难。
12天